手机版

当前位置:临汾网 > 周末兼职 >

失控的直销:魔比佛多

时间:2021-08-13 10:56:26|浏览:

林亚飞发现自己被老婆拉黑了,在他又一次拒绝转钱之后。


没多长时间,林亚飞收到一纸离婚协议:小孩由他抚养,两套房地产归老婆。拉锯几年,没能让老婆走出“康宝莱”,林亚飞最后选择了签字。


过去几年里,老婆接触到一家名为康宝莱的保健品公司,并成为商家。这是一家外资直销企业,业务为营养和体重管理,2017年在中国区的收入达到8.86亿USD。


就在同一年,康宝莱中国因违法直销被罚573万元,成为郑州工商局成立以来查办的最大案件。


康宝莱并非第一家陷入“传销”争议的企业,过往30年里,直销在中国经历了混沌、边界模糊到规范整顿,然而传销的阴影一直没能散去。直到近期,涉嫌传销的权健第三把直销行业推向风口浪尖。


商务部官方网站显示,现在获得直销牌照的企业共有91家。有数据提到,有63家直销企业在2017年创造了1964.43亿元的营业额。


比起其他网络巨头,直销企业的成绩不算显眼,但二十多年间,他们扎根乡土,指出一条条通往财富自由的路径。但真的可以抵达彼岸的只不过极少数,大多数直销职员在造富幻梦里消耗了生活,甚至沦为“直销难民”。


“直销是非常复杂的巨大机器,可以提供的东西很多,远不是卖一点东西,获得一点收入这么容易”,在南方科技大学社会科学中心助理教授袁长庚看来,直销在中国风靡,也折射着过往二十余年里每个阶段的社会形态和价值观念。


人类学背景出身的袁长庚,曾于2014年在华北一座城市的直销从业者群体中进行过为期一年多的田野调查,他发现尽管反直销逻辑的网上购物愈加发达,但直销行业并未因此湮灭。这背后有社会原则、价值体系乃至生命观念等多种复杂原因。袁长庚感到,假如这部分原因不发生变革,直销仍然走在失去控制的路上。

“魔比佛多”

直销行业信奉二八定律,只有20%的人能成功,杨元英就是这20%。


2001年,老婆的同事推荐了完美,当时碍于面子,他们就买了两三千块钱的商品。后来感觉用着成效很好,老婆就先加入了进来。


完美设有家庭会,周末会邀请直销员和家属一块参加活动,给大伙讲商品、做实验。杨元英起初非常排斥,他从部队转业后,到了地方的工商所当所长,虽然工资不高,但公务员的职业倒也稳定。


一次,完美在天津的指导师来讲课,盛情邀请杨元英,推脱了几次之后,不好再拒绝的杨元英就去听了一下。


课上,老师劝说杨元英一块加入,但他顾虑自己公务员的身份,选择了拒绝。


老师获悉杨元英喜欢看书,就送了几本讲完美的书过来,杨元英翻了翻,被吸引住了。当时书里描绘了直销的将来和前景,详细介绍了直销规范,“说白了就是对你说如何赚钱,你通过销售、介绍客户,一步步能做到什么级别。”出国、买房、买车,这部分字眼抓住了杨元英。


那时在工商所,一个月工资八九百块,出国、买房遥遥无期,直销给杨元英搭了一个梯子,告诉他爬到哪一级,可以看到什么风景,可以怎么样改变我们的生活。


顾虑不是没,上世纪80年代末,直销进入中国,当时直销和传销指的是同一个词。


90年代初,传销从沿海挺进内地,摇摆机、保健品盛行,而官方还将来得及颁布政策法规,管理一时间失去控制。


与此同时,雅芳、安利、玫琳凯等公司先后进入中国。1996年,国家颁布了《准很多层次传销建议书》,批准了41家合法公司从事多层次传销经营。


据媒体报道,当时传销的审核权下放到了省市自治区,不少诈骗公司涌现,导致了恶劣影响和社会问题。


1998年,管理“一刀切”,国务院颁布了《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公告》,下令“禁止所有形式的传销活动”。雅芳、安利、完美等外资企业也停止了经营。


当时中国正在谈入世(WTO),就给了雅芳、安利等10家公司“转型经营”的特许。2001年,商务部代表在WTO协议中承诺3年后取消“无固定地址的批发或零售服务”限制,原本还在犹豫的杨元英,看到政府层面的表态,打定了主意。


再加上当时工商所分流精简职员,杨元英感觉仕途再往上走不容易,索性写报告出走体制。


在完美干了没两年,杨元英买了车子、房屋,还被奖励出国旅游,成为钻石经理。他更加相信这是条通往成功的路径,就介绍更多人加入团队。


到了2005年,雅芳成为中国首家官方批准的直销试点企业。同年8月,国务院通过了《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第二年,安利、完美、玫琳凯等企业纷纷拿到了直销牌照。


2008年,雅芳爆出“贿赂门”事件。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08年,商务部外国资金投入管理司原副司长邓湛落马,雅芳的牌照正是在他任内获得的。但二者之间是不是有关,依旧是谜。


早年做完美,杨元英最大的难点是营销推广时,向其他人讲解直销和传销的不同。工商部门出身的他也意识到这套体系的复杂,直到目前,杨元英依旧感觉直销和传销界定起来没那样容易。


根据商务部的讲解,获得直销经营许可的企业才合法,但权健也在2013年拿到了直销牌照。


“经商务部批准的直销企业就完全可不可靠?”针对这个问题,商务部早已给过答案:“不肯定。”并讲解说许可证只能表明该企业有资格从事直销经营。


在杨元英看来:“传销披了外衣,商务部又给了牌照,老百姓更模棱两可。这几年经济社会进步,大家都想一夜暴富,目前魔比佛还多。”


“患者和你们都把我当神医了,那你说我是否神医呢?”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曾如此问过下属。束昱辉《生命的代价》那本传记的封面已经给了答案——“民间偏方瑰宝铸就当代神医”。


“权健带有中国企业膨胀起来之后的很大喜功、个人崇拜,完全就是一个造神的过程。”袁长庚觉得权健的问题还在于,把自然医学的东西明确写进了公司商品体系里,号称自己有所谓的偏方或者特殊技术,“这比较容易被证伪”。


当小周洋事件发酵后,被证伪的不止是权健的偏方,还有束昱辉的“神医”称号。


伴随围绕权健的各项信息陆续揭秘,束的形象则更接近于魔。现在,束昱辉已被正式批捕。

当地化

据《2017年中国直销企业营业额报告》数据显示,权健以150亿元的营业额排行榜第三,无限极以213亿元位居榜首,而安利与完美紧随其后。


上述数字表明,直销在中国有非常大的市场。在袁长庚看来,这背后是什么原因,是直销当地化方案所获得的巨大成功。早在七八十年代,直销在进入台湾将来,已经有过一次巨大改写,让直销体系本身和中国传统的家族文化做了连接。


不少直销体系里,各层级的领导人都叫作家长,业务员之间以哥哥、姐姐相称,袁长庚察看,“在中国的城镇生活里,特别过去二三十年,市场经济或者单位制、大院体系的瓦解,事实上对家庭体系也有冲击。”因此,在现实生活当中大多数人的血缘家庭、血缘家族是不兴奋的、不团结的,但一下进到直销里面,反倒打造兄弟姐妹的连接,能其乐融融。


除此之外,不少基层的业务员是市场经济大潮中的边缘人、流浪者,并没太大的空间去获得提高自我的机会。而在直销组织里,他们能学习如何处置婆媳关系、夫妻关系,如何教育小孩,这部分某种程度上都能带来存在感和收获感。


另外,中国人看重下一代的传统,也被直销体系充分借助了。它们号称职级的世袭罔替,宣扬阶层的下代逆袭。


束昱辉被依法刑事拘留的第二天,罗芹和其他十几个业务员一块照常在上无限极的健康培训课。1992年成立的无限极(中国),是酱料大王李锦记健康商品集团旗下的成员,从事保健品、化妆品、生活日用品等研发销售。


讲课的老师看起来不过30岁左右,却已经是高级别的直销员,这得益于其妈妈。这位老师的妈妈做了多年无限极,等儿子大学毕业后,继承了妈妈的职级、收入。


这对罗芹来讲无疑是更大的魅惑。虽然当时辞掉售货员的工作加入无限极,几年下来收入上的优势到今天还没有能体现,但罗芹感觉是在为两代人奋斗。


无限极的勉励当中有一项“继承制”,可以将职级、事业继承给下一代,如此子女可以继续往更高的职级进步,而不需要从零起步。


上一篇:职场里的屌丝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21 临汾网 (http://boguankj.com)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