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临汾网 > 晚上兼职 >

专访张朝阳:人生是苦海,快乐不可追,如何活出个说法?

时间:2021-08-10 19:18:23|浏览:
搜狐不再是舞台最中心的网络公司,但张朝阳一直是活得最通透和真诚的网络大佬。

“没遗憾,没抱怨,同意,然后积极地工作。”4月上旬,初春时分,在河北崇礼的山雪间跑完22公里,被问及是不是后悔搜狐错过的机会时,张朝阳一脸平静告诉腾讯《深网》。

张朝阳不是不是认自己犯过的错误,“我这个CEO以前不少事没做好,懒惰,该关心的不关心”,但他已经超越了抱怨我们的层面,而是同意它发生的因果关联,同意运势和事物变化的无常——更要紧的一点是,张朝阳从功利主义和精致的利己主义回归到以价值观导向做人的问题。

想了解这一点时,张朝阳已经走过了生活的50年,从无知少年到清华学霸,从美国留学到回归后的网络教父,从中国有钱人到时髦圈浪子,从抑郁症闭关到复出后的亲力亲为,从佛教哲学的考虑到瑜伽游泳跑步,最后,张朝阳终于在行为心理学的研究中探寻到了我们的归宿。

活在当下,可能是致使张朝阳过去抑郁是什么原因。“我成长在价值观构建非常缺失的年代,成王败寇的功利主义,大多数人都沿着这个道路走了不少年。”张朝阳1964年生于西安,在西安东郊兵工厂的家属院度过了他的童年,考上清华大学读物理系后,考试也印证了如此一种价值观,要把其他人比下去,自己才能成功。

“在清华,全班都在角逐。考试太要紧了,考不好的时候,我就会感觉我不够聪明,那还当什么科学家?”张朝阳的成绩一直维持在前三名,考不到1、的时候,张朝阳就去冬泳,天天绕着圆明园跑5公里,他想用这种方法证明自己。

在清华被角逐伤着了,张朝阳产生了不想上学情绪,他管这叫名校综合症,致使他后来即便去了美国,好多年也没办法真的学习。22岁,张朝阳考上李政道奖学金,去麻省理工大学读了物理学博士。他变得不听话,开跑车,扎马尾。张朝阳放弃了儿时科学家的梦想,那时候他想成为好莱坞明星。

“从《北方的河》到《约翰•克里斯托夫》,到后来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轻》,曾代表我生命状况的三个小说,搞得我脑子里一塌糊涂的。”张朝阳告诉腾讯《深网》。

但最后,他没变成好莱坞明星。1995年,张朝阳从美国回到北京,1996年创立搜狐;1998年,张朝阳入选美国《年代》周刊评出的全球计算机数字化范围50名风云人物;2000年,搜狐在纳斯达克上市……

“回国创业出名了,变得大红大紫,这部分搅得更乱了,包含着自我伟大、自我傲慢。”张朝阳不知晓自己为了什么而奋斗,“个人主义只不过一种目的,要把公司做得市值非常高,有多少股份,赚不少的钱,过着很潇洒的生活,那是个人主义的想法。但假如你只不过这么想的话,公司不少事思维惰性就不想去理了。”

从结果的维度来看,在张朝阳没把价值和意义厘清之前,已经做了三家上市公司。“但我也丧失了不少机会,我如果没那样懒惰的话。”

张朝阳给网络行业做过两次要紧的嫁衣:个性化资讯分发和视频,搜狐起步非常早却未能收割机会。

从2012年到2017年,在对行为心理学的五年考虑研究中,张朝阳渐渐重塑了我们的价值观,一层层剥去了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的外壳。

“做人非常重要,我要当一个好的CEO,当一个好的管理者,这是我的职责和本分。我要起早贪黑把这个事做好,不厌其烦对任何跟公司有关的事都去知道,包括对待每个职员,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在这种价值观主导下,近几年张朝阳变得特别积极和勤奋,包括天天做直播,天天在30~40分钟里面学很多常识,“什么都要学”。

张朝阳极少再会感到焦虑。2011年左右,患上抑郁症的他曾拜访美国的科学家、心理大夫,研究行为心理学,也研究各种宗教,并去尼泊尔实地感受体验。

“人的脑子就像在半山腰,不进则退,没任何约束就滚下去了,因此需要自律。”早已走出精神困境的张朝阳讲解,自律不是说放纵自己去寻欢作乐——生活本身是苦海,快乐是一个副商品,不是追求的目的;自律更不是鼓励自己去解决问题对抗焦虑,而是同意生活是无常的。

人类的联想推理认知能力一方面创造了文明,另一方面也是焦虑的源泉。当大家联想一件事的时候,假如这件事比较恐惧,那样这种感觉跟真实的一样,人脑没办法区别。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碰到任何问题的焦虑和恐惧都会驱动大家去解决。

真的的自律是什么?张朝阳觉得,生活没时间浪费抱怨不公平,人要达成我们的意义,应该把自己所有能力用上来,创造条件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时候活得更好、能对这个世界提供正面的推进。“当价值观第一拽着大家同意无常,在痛苦的泥潭里面同意它;第二,价值观的绳子拉出来把大家拽出去,这是现代行为心理学。”

“譬如明天要坐飞机,这个飞机是否可能掉下来?这个想法来了,大家陷进来,真的研究这个飞机到底需不需要掉下来的话,大家对飞机掉下来的可能性会愈加相信。它是大概掉下来,但概率太小,大家不需要理会,大家同意它,假如发生,发生就发生,生命结束,但在结束之前我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在张朝阳看来,行为心理学比宗教的理论更有效,宗教是创造一种办法被人被动地重复训练活在当下,行为心理学更主动,给人扔一根价值观的绳子拽走,“我的生活意义非常重要,死不死非常重要,经过反复做事情,最后你不去担忧各种可能性了”。

可能可以如此容易理解,张朝阳把宗教的理论看作是“格物致知”,把行为心理学的理论则看作是“知行合一”。

“当大家把目的瞄准在大家存在的意义,要活一个说法的时候,这个时候整个零乱的大脑就会被如此一个价值观或者意义所牵引着,集中精力去完成大家的使命。而当完成大家使命的时候,大家的妄念和所有些各种痛苦、焦虑都纷纷地倒下去了,剩下的是一种副商品,大家精神的正常健康和感觉活得真、存在得有意义、活得非常值得。”

张朝阳告诉腾讯《深网》,目前作为CEO自己非常重要的工作是把搜狐带向盈利,但另一方面,张朝阳仍强调公司进步不可以走灰色地带,也不可以造假。“由于法律监管还存在漏洞,致使在中国有不少捷径,常识产权问题或者钻空子赚点击,有的企业非常快就起来了。这部分灰色的东西,这部分做事钻营,我是不认同的,如此的成功我感觉是不可以取得尊重的。”

某种意义上,虽然张朝阳错过了近些年网络的增量红利,但张朝阳的不少特质,又正好是中国网络进步中所缺失的要紧部分。

更有价值的细则内容,请参考腾讯《深网》专访张朝阳实录(阅读时长约15分钟):

深网:今天你跑了22公里。

张朝阳:(由于是山地越野)中间还迷失方向了1公里。

深网:创业和运动的内核有哪些关联性?跑步的话也是下坡一下子状况来了,上坡又泥泞。

张朝阳:运动和做一个公司相比,只是在做一件世界上以前没的事情,如此的话你的风险更大,当时97年花了一年的时间来研究到底网络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写商业计划。

深网:完全就是蹚路的状况?

张朝阳:完全探索出来。不说创业吧,就说公司管理。你生活的角色你是企业的CEO,你就要有CEO概念的职责责任。你生活的路径给你分配了一个角色,你对这个角色是有责任的。同时,生活也给了你一个躯体,你对你躯体的健康也是负有责任,天天参与生活,无论是学习新的东西,还是做一件事情或者日常进步的一些乐趣,这部分都是你参与生活的一个方法,都是价值观概念的。由于有价值观,所以致使你会做什么事情很认真,由于你不会懒惰,你感觉这是一个使命,是一种你存在的意义。

深网:当下时时刻刻的?

张朝阳:不是。当下的时时刻刻是一种结果。

深网:你更多讲的是一种过程?

张朝阳:当下的时时刻刻是一种结果,那你为何要在这个当下认真做这件事情?是由于你有一个价值观来需要你做一个哪种人,价值观驱动。价值观驱动之后,你会在当下这件事情上很认真地做,这和你的价值观和意义有关系。假如没这个价值观驱动,只不过单纯地说活在当下,从心理学角度来讲这个驱动力非常弱的,佛教其实也是关于人的痛苦与幸福的问题,佛教对大脑的理解是正确的,但办法有点被动,没一个价值观的驱动,它只不过叫你反复地通过多次的重复来去训练活在当下。但活在当下是一个结果,是一个价值观驱动的结果。

我为何想说价值观?从我的成长环境和经历,价值观的最高级就是成王败寇的功利主义,这个事情是非常低的。大多数人包括我沿着功利主义和自我主义的道路上走了不少年。

深网:我感觉你一层一层在剥离?

张朝阳:我的意思就是说,走了不少年之后,目前回归到从功利主义和精致的利己主义中提高到以价值观导向做人的问题,这个是这几年比较大的改变。有了这个改变,我作为一个公司CEO要把它做好,给股东带来价值,效益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的本分。当没做好的时候,或者有点被边缘化的时候,我要发挥我最大的能力,胳膊肘灵活,身体非常不错,脑子也不痴呆,我要把我的才能发挥到极致来完成我的职责。不止是这个,而且我做它的时候会……

深网:会有达成价值的那种愉悦感?非常坚定朝那个目的一直走。

张朝阳:这种收获感和愉悦感,其实这个社会生活不应该是追求快乐,快乐是一个副商品,愉悦和快乐是一个副商品,它不是追求的目的。生活本身就像佛教或者基督教说的,生活是苦海,生活是很痛苦的,所以大家要确立价值观的时候,大家需要同意可能的痛苦和焦虑,但大家的存在需要有它存在的意义。

当大家把大家的目的瞄准在大家存在的意义,要活一个说法的时候,这个时候大家整个零乱的大脑就会被如此一个价值观或者意义所牵引着、去集中精力去完成大家的使命。

当完成大家使命的时候,大家的妄念和所有些各种痛苦、焦虑都纷纷地倒下去了,剩下的是一种副商品,大家精神的正常健康和感觉活得真、存在得有意义、活得非常值得,这个感觉或许就是快乐。从大脑的架构、大脑的结构和精神心理学方面。

深网:价值观的坚定应该是从2012年将来渐渐地明确。这个价值观能具像化吗?虽然你也在一些场所提到过。

张朝阳:我探索了好几年,探索了五年时间,接触了心理学、行为心理学。

深网:顺着价值观来讲,你谈到了佛教,谈到了价值观,60年代生的这拨人,由于经历过文革,比较容易什么都不信。

张朝阳:不止是60年代的人,基本上各个年龄的人,功利主义是主线。功利主义的房顶太低了,成王败寇,互相攀比,我比你牛,如此一种拜金主义、功利主义。这个房屋的最高点就是这个,致使下面的所有人都是非常低的。不止60年代的人,不止文革那一代,大多数人都是如此的。

深网:大家不尊重平凡和失败?

张朝阳:大家就是攀比,大家就是拜金,大家就是看哪个牛嘛。

深网:你又不跟他们玩,你一直都是做自己。

张朝阳:我近期几年终于可以说悟出来了,把我们的问题解决了,我看到了这个人群的问题,我当然也有这个问题,目前我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所以我就不受影响,也无所谓。

深网:那信仰什么,这个问题有答案吗?

张朝阳:在心理学、脑科学没进步至今的时候,大家需要宗教和信仰才能被人们解除痛苦。人的脑子就像在半山腰,你不进则退,没任何的约束就滚下去了,因此需要自律。

这个自律不是通常说的放纵自己去寻欢作乐,不是那个意思,不是。对不少焦虑和恐惧,正是恐惧和存活推进人类不断寻求解决方案。大家有一种倾向,对不少恐惧放大。大家不少的思维过程认知以语言来表现,语言有公开语言和私人语言,私人语言就是自我跟自我对话,公开语言就是我正在说的话。

大家的思维事实上就是在语言为载体的过程中去进行考虑,语言的形成和思维的过程。这个过程包含了什么?包含了存储记忆,包含了联想,包含了推理。那样正是这部分联想能力,当大家联想一件事的时候,假如这件事比较恐惧,那样大家的感受跟真的一样,人脑没办法区别,同于大家也会对将来充满想象和期待。

动物是没这么强的大脑能力,人脑在过去两百万年超常进步,所以产生了这种推理能力,前额叶和海马区,一下子被人类恐惧忽然加强。譬如一个牛把它送到屠宰场之前才知晓自己要死,但人类常常由于联想能力,大家整天焦虑自己要完蛋,无穷放大,这个既是人类语言认知的能力,创造了人类的文明,也是大家焦虑的源泉。

大家焦虑源泉的本质,是语言本身导致大家焦虑,我说的语言就是认知,联系到存储、推理、联想和期待,对将来没发生事情的期待和联想,而且假如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导致一些情绪上的记忆的话,这种联想导致的恐惧和真实发生的恐惧是一样的。

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大家碰到任何问题的焦虑和恐惧都会驱动大家去解决。我说的纪律性更不是放任自己去解决问题。大家要一解决就完蛋了,大家要同意,生活是无常的。譬如大家明天要坐飞机,这个飞机是否可能掉下来?这个想法来了,大家陷进来,真的研究这个飞机到底需不需要掉下来的话,大家对这个飞机掉下来的可能性愈加相信。它是大概掉下来,但概率太小,大家不需要理会,大家同意它,假如发生,发生就发生,那我的生命结束,但在结束之前我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这是现代行为心理学告诉大家应该做的事情,但在古时候不懂这一点。大家需要靠相信宗教等等来帮大家从痛苦当中解除,痛苦是人脑本征的东西,它源于认知和语言。

深网:认知解决了焦虑问题?

张朝阳:当一个焦虑想法来的时候,大家习惯倾向于克服这个焦虑,大家克服焦虑会加重焦虑,大家不同意而是去解决它,这就是人类放任自己——我说的放任不是寻欢作乐,我说的放任是放任解决。当我担忧我有哪些病的时候,立马把搜狗或者百度打开,我要搜索,这就是很有问题的行为,致使你愈加担忧自己会得这个病,这就是不守纪律。

假如守纪律是哪种?OK,大家理解生活是有不少的无常,有不少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你也不可以赖哪个,它是一个概率决定的。你的出生,你爸爸妈妈的偶然性,你爸爸妈妈的爸爸妈妈,或者战争譬如当时四渡赤水和遵义战役,所有些事情都会直接影响目前发生的任何事。所有些这部分事不是由你决定的,也都是公平的,就算对你非常不幸。对于这部分事情你要同意,不要抱怨。你只能说OK,这部分不是由我决定的,生活没这个时间浪费抱怨不公平,我的生活要达成我的意义。无论发生什么,我目前还活着呢,我还有思维,我还可以吃这么好的东西,我还能考虑还能讨论,还能说话,我为何不把这部分能力用上来,创造条件让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时候活得更好、能对这个世界提供正面的推进。Whatever,这就是价值观了。

第一,价值观拽着大家同意无常,在痛苦的泥潭里面同意它;第二,价值观的绳子拉出来把大家拽出去,这是现代行为心理学。2500年前,大家对脑科学大脑的架构完全不懂,大家那时候连分子原子都不懂,佛陀还是非常聪明的,包括那些哲人,生活就是苦,创造一种办法叫你训练。目前可以用行为心理学起到替代用途。

深网:你刚刚说的我稍微概要一下。

张朝阳:我刚刚说的特别复杂的一件事。

深网:念头转瞬即逝,自律的不去管它,这种自律是一种练习?

张朝阳:是。佛陀的这个练习是太被动了,现代行为心理学更主动,给你扔一根价值观的绳子给你拽走。我的生活意义非常重要,我目前死不死非常重要,经过反复做事情,最后你不去担忧各种可能性了。

深网:站在目前这个时间点,你应该是2012年将来开始看了解的?

张朝阳:花了五年时间,2012年到2017年。

深网:这个意义就是说原动力,大家把功利主义的天花板一层一层突破,那到最后的话其实还是原动力在起用途?

张朝阳:对啊,大家要饰演好各种偶然性创造了我,我这么幸运,能说话,能考虑问题还能跑22公里,我做什么不做点事呢?这个就是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常见缺失。

深网:从你95年回国到目前20多年了。

张朝阳:成熟需要很久。

摄影:史小兵

深网:今天的张朝阳,会跟当初的自己说点什么?

张朝阳: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候很爱学习,包括高考考试去了清华,但就是由于在清华有点被考试角逐伤着了,产生懒惰,考虑的惰性。那时候的理想就是当科学家,假如考不好试感觉我不够聪明,那当什么科学家?全班都在角逐。伤得非常厉害,产生不想上学,我管它叫名校综合征。这种不想上学致使即便去了美国,我好多年不如何好好学东西,不同意新的东西。

大家成长在价值观构建非常缺失的年代,小时候就是各种探寻阶级敌人什么的,传统的乡绅文化也没有,后来感觉要出人头地,也没打造什么价值观,立刻考试激烈角逐,到美国后在大学也是读了一些书,搞的脑子一塌糊涂。在80年代启蒙的时候,从《北方的河》到《约翰·克里斯托夫》,后来到美国《生命不可承受之轻》。代表我生命状况的三个小说,《北方的河》是在大学一小学二年级,四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是《约翰·克里斯托夫》,到美国《生命不可承受之轻》,脑子一塌糊涂的。

今天来看,人还是要不断学习,来塑造生活价值观。我早年从清华到美国在学业上比较成功,又回国创业也出名了,又没非常强的价值观,又大红大紫,这部分搅得更乱了,包含着自我伟大、自我傲慢,没一个非常强的价值观。

深网:但那时候意气风发,当时也是勉励了好多人。

张朝阳:那是我本性上有一些事驱动着我去做,但其实看我那时候真是没长成,太幼稚了,又不学习。意气风发源于我身体好,精力充沛,但这种能量没一个正确或明确的价值观。美国人从小课本里和他爸爸妈妈教的、社会教的是一致的,我是花了50年才成熟。

深网:你目前是否一个非常平和的状况?

张朝阳:目前很积极,我不少年特别懒,对不少事懒得想。年青的时候学习把自己脑子给烧了,考试角逐过度,不少年懒。我这几年变得特别积极特别勤奋,包括直播,我天天都直播,天天都不落。我天天半个小时40分钟里面学很多的常识,我目前什么都要学,目前更积极了。

深网:天天有固定的睡眠步伐表?

张朝阳:不说了,我的睡眠办法其他人不相信。分段睡眠法,其他人不适用。

深网:你目前还有重压吗?

张朝阳:目前就是好学,目前要学不少东西,什么都要知晓。

深网:目前会焦虑吗?不会?

张朝阳:目前比以前焦虑少了。我学会了生活的武器,就是行为心理学,我没宗教信仰,但我却信了一个宗教的替代品就是行为心理学,我理解了大脑什么问题。

深网:你觉得目前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做我一个人?

张朝阳: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若是这一生结束了,在墓碑上对你的描述你应该对这个描述感到骄傲。还是做人的问题。做人非常重要,以前没关系,只须我可以从这个社会索取更多的东西,其他人不知晓。我对自己没需要,只须这个社会觉得我非常不错,我一个人获得最多的财富获得最多的东西,个人主义嘛,这里面没做人的定义。目前做人非常重要,社会对你如何看其实是间接的,主如果你一个人觉得如何做。

深网:更早之前可能你还是在企业家面是有英雄梦的那群人。

张朝阳:那时候的报道别看了。

深网:之前其他人评价说“好人”张朝阳,你感觉这个评价还可以,后来又把这个东西推翻了,我不要做好人。

张朝阳:这个是一个管理技术层面的东西,不是我刚刚说的价值观。价值观不是道德的需要,价值观就是要尽你的本份做好一个公司,做好一个公司不可以当纯粹意义上的好人。

深网:当一个好人对出色的人不公平。

张朝阳:对啊,这是技术层面,关于管理方面。

深网:墓志铭上想写什么?想过这个问题吗?

张朝阳:太早了。我说这个例子,是讲解什么叫价值观,什么叫做人的意义。历史各种缘由,我是这个企业的CEO,我有把这个公司做好的本分,这个本分包含了我对企业的各个层面都要特别清楚,把它发挥到最大成效。而以前我就不是,我以前说钱赚够了不想再挣钱了,不想理的事不想干了。目前不是,目前做人非常重要,我要当一个好的CEO,当一个好的管理者,这是我其中的一个职责。我要起早贪黑把这个事做好,这个事非常重要。这个跟挣钱没关系,我要把这个公司做好。

深网:重新打造目的。

张朝阳:对。以前个人主义的话是目的,它不是价值观,我要把公司做的市值非常高,我有多少股份,我赚不少的钱,我要飞机,各种豪宅,全世界飞,过着很潇洒的生活,那是个人主义的想法。但假如你只不过这么想的话,那可能公司有的事思维惰性就不想去理了,你就非常懒,这个事跟我挣钱没关系。但你若是不是为了这个,而是我作为一个CEO要把公司做好,这是我的职责,这是我做人的一个原则,所以我就会不厌其烦对任何跟公司有关的事都去知道,包括对待每个职员,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Be a good manager,be a good CEO.

深网:那你刚刚说的这个是否可以延伸到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张朝阳:对,就是价值观或者意义。当好这个CEO,做好你的本分,同时天天可以再带来一些改变、影响一些人或者可以对这个社会有一些正面的推进,那你就会更有意义。

深网:你把价值和意义没厘清之前,也做了三个上市公司,从结果的维度度来看。

张朝阳:但我也丧失了不少机会,本来我如果没那样懒惰的话,我这个CEO不少没做好,该关心的不关心。

深网:深思的过程中会怨自己吗?

张朝阳:不会,我目前已经超越了怨我们的层面。有无数多是什么原因安排我走到了今天。

深网:这也是行为心理学延伸出来的?

张朝阳:对,你同意它,剩下的生活这么多年,你就是需要这个路径变得成熟,所谓的那句话,经历是一笔财富,你经历了有了这个认知。没遗憾,没抱怨,同意,然后积极地从事。

深网:行为心理学重塑了你的价值观?

张朝阳:行为心理学的act疗法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确立价值观value。

深网:怎么样评价自己,可以不回答。

张朝阳:不回答了吧。

深网:下面的问题也可以不回答,你性格中的优势和弊端是什么?

张朝阳:这个问题也不回答。

深网:个人价值的达成和商业价值的成功,什么更要紧?

张朝阳:价值观不是达成的目的,而是在价值观引导下的存活方法,价值观和目的是两回事。在有价值观引导下的存活方法,产生的结果,这个价值观需要你do good job,天天要勤奋,在你从事的事情要把它做得很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如此就是一个很好的生活。

深网:目前已经厘清之后践行了一年多了?

张朝阳:差不多。

深网:整个状况对自己非常认可?

张朝阳:进入了一种generally happy,比较安稳平静和积极的状况,而不是焦虑、痛苦、难受、恐惧的状况。

深网:面对将来的话,你的隐忧和挑战是什么?

张朝阳:以前我不太关心财务,不太关心挣钱的事,总是想着新品,目前作为一个CEO非常重要的是把公司带向盈利。大家从事的范围比较多,包括视频花钱,包括其它门户的角逐,我目前非常重要的目的一方面最近目的是把公司带向盈利,长期目的继续可以做出一些好的商品,产生一些长远的竞争优势。

深网:从公司层面近期想的比较多的问题是什么?

张朝阳:就是这个,盈利。这是我作为一个公司CEO的本分,真的关心这个企业的收入和产出的问题,算账。

深网:20周年的时候,你谈到搜狐回归媒体,从价值的维度怎么样看待这种回归?

张朝阳:报道定位,大家回归媒体,搜狐新闻的具体定位。

深网:长视频承担哪种策略使命?长视频的角逐本质是什么?将来会如何?

张朝阳:长视频不纯粹是网络的方法,网络是很省力的模式,某个商品产生一个指数效应爆炸了,但长视频不是的,长视频是比较累的方法。长视频单独的存在是非常难的,所以要长视频和短视频结合的方法,特别大家做网络的人特别喜欢用短视频或者社交互联网来进步。长视频特别累,所以它比较难做,大家坚持了这么多年,有独特的基因和文化,反倒成了大家一个蓝海角逐的方法,尽管它非常累,又比较难做,对大家来讲大家需要得做。大家单独靠它没办法存在,大家还要短视频和社交互联网方面同时进步。大家以前有不少片库,下面剧的方法每年要做多少部,保证它对用户的拉动,但单靠它拉动是不可以的,还是得长短结合。

深网:如何评价自己打击盗版对行业带来的影响?

张朝阳:由于法律监管还存在漏洞,惩罚性手段特别低,致使在中国有不少捷径,常识产权问题或者钻空子赚点击,有不少水非常深,有的企业非常快就起来了。在中国成功当然是非常不错的,但在中国由于这部分灰色的东西,由于这部分做事钻营,假如谈到成功的话,不少企业的成功取得的尊重不应该达到那个程度,打个打折,由于它钻营的太厉害了,做的事情严格来讲可能是违法的。

对搜狐来讲坚决不造假,涉及常识产权的问题。我倒不是说目前给搜狐探寻借口,没。有的做成的人里面有不少的做法我是不认同的,特别在中国我是不认同的,我感觉是不可以取得尊重的。譬如本来是百分之百的尊重,我打个打折可能能取得80%的尊重,另外20%我觉得不应该如此做。

深网:你比较赏析哪个?这是最后一个问题。

张朝阳:我赏析的人都是一些政治人物,但不对你说了。

上一篇:人生感悟格言十则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导读

Copyright © 2002-2021 临汾网 (http://boguankj.com)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