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临汾网 > 宝妈兼职 >

苹果经销商往事

时间:2021-08-13 11:01:46|浏览:
苹果入华18年,它刚刚“成人”。

乔布斯年代的苹果,中国从未是其重视的市场之一,即使销售量在突出的iPhone 4年代,他也从未做出像库克一样的举动——看重并多次出访中国。

当时的苹果处在金子塔的顶端,俯视着拥抱它的子民们。其中不乏中国消费者和中国手机厂家。

雷军说,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但马云又说,风口过了摔死的都是猪。的确,在雷军和马云口中的金句,真真实实地在苹果商家的身上应验了。

1月4日,苹果股价下跌近10%,收盘报142.19USD每股,创下了自2013年1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受此影响,苹果市值跌破7000亿USD。

而在5个月之前,苹果股价盘中上涨超越2.7%达到每股207.05USD,成为美股历史上首个市值站上1万亿USD的上市公司。

短短百天,苹果市值从1.12万亿USD滑落至7000亿USD之下,市值蒸发超越4300亿USD。

苹果CEO库克在写给资金投入者的公开信中坐实了苹果下滑的趋势。库克甚至用到史无前例来形容目前国内市场对于苹果营业额的冲击。

对于苹果股价的下跌,外面多种声音不绝于耳,大部分的声音依旧是:苹果缺少革新,价格定位盲目自信,愈加多的人买不起苹果了。

假如一名消费者不喜欢苹果商品,那样他可以选择购买其它商品,但有一群人的运势被牢牢地栓在了这颗“苹果树”上,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地摇晃这颗树,由于他们不知晓明天摇下来的到底是辛苦钱还是一颗真实的苹果。

过去价格4999元的iPhone 3GS大多数人对苹果的认知是从2010年的iPhone 4年代之起。在此之前,更多知道苹果这家企业的人,大多是从事设计职业的。

赵赵是一名从事平面设计的设计师,她在2005年拥有了生活中的第一台苹果电脑。对于记忆中首次接触苹果商品,给她的印象是从未见过一件像艺术品的电脑。

“2005年,那是我从业的第一年,极少人知晓苹果商品,由于那时只有苹果电脑和iPod。”当谈起这段往事时,许志豪依旧非常兴奋。

现在35岁的许志豪已是两个小孩的爸爸,在业内大伙称他为豪哥。相比他的老家河南,北京在当时来讲是他梦寐以求的向往。

当“子弹财经”问他,假如当时不是2005年,而是目前,你还会来北京吗?许摇摇头说,“可能不会了”。

“我非常感谢北京,也非常感谢苹果,是它们让我有了今天的收获。但说实话,这活太苦太累,还要承受着重压。”许志豪在北京足足打拼了14年,目前他的分销线在全国有10多条。“目前的业务线比较多,除去苹果还有其它国产手机。”

可以说,许志豪经历了手机行业的变迁与进步。正是在手机行业十多年的拼杀,让他在北京安家立业。

“叫你们做真的未必能行。”

“大家可以试一试。”

“算了吧,真的别试。”

许志豪有一股冲劲儿,更有一股冷气。“我感觉你像一个杀手,随时可以让敌人毙命。”“子弹财经”开玩笑地说。

“可能是和我的性格特点有关,我不喜欢拖泥带水地干活。”许志豪斩钉截铁地说。狮子座的他,的确有着狮子般的勇猛和杀气。

“近期也听说了媒体都在说苹果不可以了,但我感觉没说得那样惨,目前发往全国的货天天都有基本一车,大概两三百箱左右的机器(苹果手机每箱10台)。”按许的说法,几乎天天都会有大概2000-3000台机器被分销到全国各地。

许志豪并不是只做发售,他同时在做的还有新机回购业务。“回购的价格要比发售出的机器实惠100-200元,目前的价值并不是非常高,而且溢价也小了。”

2010年,是苹果在中国的第一个转折点。正是凭着iPhone 4让苹果一炮而红,同时红了的还有许志豪。

当年,在iPhone刚刚进入中国的2009年,许志豪对苹果也没那样上心,他感觉苹果不会随便撼动手机界老大哥诺基亚的地位。

虽然以苹果做为主营业务,但他依旧在卖其它品牌的手机,而对于iPhone 3GS他只不过象征性地进了一些货。

“由于当时iPhone 3代在国内没法用WiFi,大多数人都问我能否搞到海外版本的iPhone 3代,当时我非常惊讶感觉为何苹果这么贵还有人会买,并且那时候国内的流量并不实惠。”许志豪非常不解地说。

在当时,一台iPhone 3GS 16G国行的价格为4999元,在现在看来iPhone 3GS的价格却是这样之“平民化”,毕竟目前一台中端配置的iPhone XR 64G价格为6499元。

在拥有苹果笔记本4年后,赵赵在一位海外朋友的推荐下购买了一台iPhone 3GS,而她购买的原因却是,“当时没一款手机拥有如此大的屏幕,并且无需键盘,非常简洁。”

的确,苹果改写了手机需要键盘操控的历史,让智能手机真的摆脱束缚,仅需触摸屏幕即可完成任何任务。

通过许志豪购买iPhone的顾客愈加多,索性为了更好地介绍苹果手机,他没用苹果的演示机,而是自掏腰包购买了一台iPhone 3GS,这一买让他一发不可救药。“的确是非常不错用,不少手机都需要手写笔,iPhone无需,并且触控非常灵敏。”

iPhone 4的疯狂年代2010年,iPhone 4正式发售,这个时候的苹果已在北京三里屯和西单分别开设了两家线下零售店。

“排队超越400人,太疯狂了。那可是冬季啊!”北京的一位果粉向“子弹财经”讲述了那个颇为震撼的场面。“据了解当时三里屯店的机器只有300多台,后边的已经没机器了。”

“iPhone 4给大家的机器也极少,只有五箱,五十台机器,这已经不少了。”许志豪双手岔开比划着说道。

许称,当时分给国美和苏宁的机器更少,一个店大概只有两箱机器,但预约的人数有几百人。“如何可能供的过来。”

对于缺货是什么原因,当时外面更多人知晓的只不过苹果在故意玩饥饿推广,以提升溢价空间。

“其实并非那样,是由于富士康产能跟不上,那是苹果首次尝试新工艺Retina屏,良品率不达标,并且当时只有深圳富士康一个工厂,需大于供。”陈东向“子弹财经”讲述当时的情况。

陈东目前也在做着手机业务,只不过对于他以前的历史仍然历历在目,陈原先在苹果的国代公司神州数码负责苹果手机分销,从iPhone 3GS年代开始,神州数码一直与苹果紧密贴合。

陈东向“子弹财经”透露了当时的状况,“分销商的确不少,但那时候都没货,不少下游经销途径都在加价卖。”

苹果的分销级别分为国代和省市代,国代通常代表国家级分销商,比如神州数码、佳杰、长虹佳华、方正世纪等;省市代通常为省或直辖市级分销加盟,比如国美苏宁这部分家用电器卖场;而更低端的则为地区加盟,即一般途径商。

“就连当时的国美苏宁也是找这部分国代来进货,由于他们没苹果直接的分销权,不可以向苹果直接进货,得先经过国代,定价权在国代。”陈说iPhone 4发售时,溢价超出了他的想象。“国代本身就是带溢价交付的,国美苏宁他们在进货不可能没钱赚,他们更要加溢价。”

当时,一台iPhone 4 16G的价格为4999元,而它的溢价大约在1500-2000元之间,就连一台已经用了半个月的二手机器也能卖到4999元的原价。

李军是一位混迹于中关村的途径商,他和许志豪一样来自河南。从2010年开始转战苹果,在此之前他一直在做功能机。“4代发布会结束后,不少同行都说今年要炒苹果,我听了后快点定了几箱货,并且雇佣了一些黄牛去下线店排队购买。”

2010年,中国还未被苹果列入首发国家,假如购买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在官方网站直接购买,另一种则是现场排队购买,并不是今天的预约式购买。

“由于苹果和国代签约了,分销数目也都有约定,即使不是省市级加盟去炒货他们自己也会炒,但哪个知晓苹果的供货不足,致使了尴尬的局面。”陈东一本正经地说,仿佛他仍在国代做着本职工作。

根据陈东讲述的意思,当时iPhone 4之火并不是大家熟悉苹果这个品牌,而是由于分销数目的约定,让国代不能以而为之,加之物以稀为贵,货少自然就会致使价格出现溢价。“在当时购买的人群中,三分之二都是黄牛,他们的上家分别来自中关村和木樨园。”

当风口吹起来时,其他人都能在风口一跃而起。

许志豪激动地诉说着当时的情况。“购买的人简直太多了,电话从上午打到晚上,可货就那些并且都是溢价供应,那也有大多数人买。”

许当时进的五箱机箱机器在一天之内销售一空,而当时的溢价一台超越7000元,这一天他的纯收益进账10万元。

即使在2011年的春季,iPhone 4的溢价依旧存在,只不过一台比刚开始少了1000元。

“火了,真的火了,买机器到贴膜买壳一条龙服务。”李军兴奋地向“子弹财经”说道。

2011年初,在钢化膜还没普及的年代,一张塑料贴膜和手机壳价格为50元,而进价分别为0.8元和0.5元,但不要小看这部分配件,他们一天为这部分企业带来的纯利在5000元左右。

“女人买这部分占比一半以上,比男士更多。”这是李军察看到的最直观的现象。

同时,iPhone 4带来收益有哪些好处并不是只有做合法国行的企业,更多水货商也因此发家。

“我记得2011年中,那时托人从香港进了一批机器,有港版也有美版,但美版基本都有锁(互联网锁),但真实惠,比国行实惠2000左右,一台收益也基本有600-800元。”徐辉这条好汉,并不想提起他当年的勇。同样,他也在北京打拼了几十年。

之后的几个月,水货机开始在国内风靡,而风靡的根本缘由是它比国行更实惠,并且同样可以用国内运营商的互联网。

李军在后来也听说了这件事,但因为自己从事的是合法苹果的加盟,不可以知规违规。他只好让亲戚来从事这个业务。

“解锁非常受青睐,解一台50元,由于有锁机过来不可以直接插卡用,得越狱后进行解锁才可以用。”那时,大多数人并不知晓解锁是什么,也并不熟知它到底是如何被解开的,更多人的心理是终于能拥有一部苹果手机了。

许志豪把这个现象称为“人群效应”,相对于羊群效应,它传播得更为广泛,甚至连二三线城市的人都争先恐后地要购买它。“其实你说是国人爱慕虚荣吗?我感觉有一些,但不完全是,还是由于其他人没但你有。”

可能,许志豪的意思是,苹果拥有足够的革新力,推翻了千篇一律的手机市场。

毕竟在当时,除去诺基亚、三星和摩托罗拉,在国产手机中无人能与之相提并论。

的确,在2010年和2011年,苹果大肆进军国内市场,全国“大扫荡”就此展开。

就在苹果在国内市场一战封神后的第二年,OPPO并没开始模仿苹果,而是推出了类似诺基亚N97的机型X903。

一年后的2012年,雷军创办了小米公司,举起了中国网络手机的大旗。而后,华为独立荣耀品牌,也开启了网络手机销售新模式。

但在这部分从事加盟或途径商们的眼中看来,小米并不是是第一个通过互联网发售手机的厂家,第一个在中国借助网络卖手机的人是苹果。后来,小米从线上转战线下,多种操作路径都与苹果相仿。

从iPhone 6爆款,到iPhone XS遇冷iPhone 4的出现,让很多国人认识了苹果。

苹果在其手机进步史中共有四次重要的转折点:首次是iPhone 4年代,第二次是iPhone 6年代,第三次是iPhone 7年代,第四次是iPhone X年代。

从热门到低温苹果走过了十年,正是这十年,让这部分从事苹果业务的人从风口上起来,又跌落到风口之下。

他们也非常痛苦。

2012年,苹果为知道决产能不足的问题,联手富士康在河南郑州设立生产基地,投产后,苹果手机提供不足的现象得到肯定缓解。

同样在这一年,苹果爆发了史上第二次水平门事件,手机后壳脱色掉漆。而首次事件则是众人熟悉的iPhone 4信号门事件。

“也有顾客找过来的,但大家毕竟只不过商家能做的也有限,只不过说有问题找苹果售后解决。”许志豪说起iPhone 5代掉漆事件满肚子怨气。但最后苹果方面也未就该问题给出最后讲解,客服统一口径地说,外观问题不予保修。

2014年9月,iPhone 6系列发布,同样它未在中国首发。但却成为了苹果在中国销售量历史上的最高峰,达到1.7亿部。“只有6系列能与4代相比,其它几代都不可以,包括今天的iPhone X。”许志豪说道。

在那一年,许志豪交付的iPhone总量达到约百万部,其中iPhone 6系列占下半壁江山。他依旧明确地记得,在发售当天忙得不可开交。“从七点多开始电话不断,五个兄弟齐上阵一块打包发货。”

闪送时尚于2014年,其实多半是苹果发售为他们带来的客流。

据常驻中关村的刘师傅讲,从2014年入行起,他几乎每年的秋冬季节都会来到中关村。

“同行们都会在群里提前知会苹果什么时间开卖手机,早上六点起来直奔中关村,距离近的话往返中关村基本要小十趟,远的话就四五趟。”同样,与刘师傅相比,赵师傅在2015年入行,不过他最长居的地方是木樨园。

正是在苹果手机发售的这一天,闪送的师傅们便会像一只只蜜蜂从丰巣中飞向不一样的地方,最后又回到丰巣。爆单是在这一天大伙常常谈论的话题。

李军就经历了这种事情。“就拿去年iPhone XS系列发售来讲,真的叫不到单,闪送、达达、美团齐上阵,叫了半个多小时才有人接单。”

但紧接着,李军叹气道,“苹果目前愈加不好干了,去年的XS Max到今天总共才卖出去一百多台,这在往年是没办法想象的。”

据李军和许志豪大致统计,在途径端iPhone XS Max的销售量位居新产品第一,第二是中端机型iPhone XR,最差的则是iPhone XS。

许志豪说,“由于XS和X没什么太大不同,不像Max和XR都有双卡。”

许志豪向大家透露了大致数据,他去年所销出的iPhone不到百万部,相比iPhone 6年代的百万部天差地别。

而李军并未向大家透露数据,只不过说去年靠卖苹果手机的销售量比前年少了大半。

去年底,中关村开始淘汰落后产业,鼎好电子城是最后一个搬迁的。从2011年开始在中关村鼎好电子商城门店经营的李军非常是不舍,目前他搬到了距离之前50米的e世界,这里是很多原先鼎好电子城商户的聚集地。

李军没退路,摆在他面前的是家里的老人和7岁的儿子,压在他肩膀上的唯有努力与责任,他只好咬牙坚守着这个职业。“即然出来了就不可以往回退,我还有这帮兄弟陪着。苹果的形式也就如此了,卖卖国产机收入支出还能达到平衡及盈利。”

开年过后,李军忙碌了起来。愈加多的顾客从购买苹果转为了购买国产手机,华为、小米、OV、一加成为了他销售的新主力军。

骗保组织涌现徐辉是一家手机店的老板,他在2013年开始经营手机业务,到今天已有六年。与许志豪和李军不同,他的主营业务是修理和以旧换新。

2013年,中国315晚会痛批苹果在中国国内区域实行与海外不一样的售后双政策,此举引发海量消费者的抵制。

苹果迫于舆论重压不能不在中国更改了售后政策,由原先的不换后壳改为整机更换与重新质保。

而这,为一些骗保组织打下了“坚定”的基础。

正是在这一年,徐辉在业内听说,可以借助苹果售后漏洞,将一台在保的苹果二手机通过官方途径更换为一台全新售后机。从此,徐辉的“发家政策”看上去易如反掌。

那时,一台iPhone 5S的收购价约为2700元左右,去售后换机的本钱约为150-200元,由此一来,换出一台新机的本钱只需要约2900元,直接售卖便可卖到约3500元左右。

而当时,市面上的全新iPhone 5S价格是4999元,即使从途径进货,价格也在4000元以上。

因此,这一举动在业内人尽皆知,甚至进步成了骗保组织,专职从事换新,一些中关村企业也开始借助换新机充当全新机对外售卖,谋取利益。

而这部分骗保组织,常常蹲守在一些苹果零售店门口,他们手中提了一箱要保修的iPhone,然后轮番上场去天才吧需要修理售后修理。

“去零售店换新的通常是黄牛,一定不是商家或者修理商,他们基本都去授权店直接换。”徐辉口中的授权店便是苹果指定的授权修理商,在这里修理的服务与步骤和苹果官方一致。

“由于都是同行比较熟,通常会直接开单换机。”在换机并没那样严格的过去,授权店成为了另一部分人的天堂,而换机“重灾区”非百邦莫属。

当时,百邦一些职员与中关村或深圳华强北店家串通,形成了上下两级换机互联网,换机成功便可获得“换机辛苦费”。

据一位曾在百邦工作的职员透露,换一台机的成本大概是200元,假如一天换了10台,那样就是2000元的价值。“在利益面前哪个会想那样多啊。”

从2013年起,苹果中国的售后政策与美国同等,只须iPhone没故意破坏迹象,官方售后便会直接换新,但这个政策活生生被中国骗保组织玩坏,苹果不能不调整在国内售后方案,由只换不修改为了只修不换。

对于换机,一身正气的许志豪向“子弹财经”吐槽,“中国一些企业的做法玩坏了游戏规则,最后影响了多数消费者的权益,本来换机是挺好的一件事,目前可好,光返厂修机就要20天。”

现在苹果在中国打造了新的售后机制,经过这部分调整后,据苹果公布的数据显示,iPhone在中国售后欺诈行为占比在30%-50%之间。

手机行业进入寒冬“目前管控愈加严,没法做了,不少机器都是修,如此就得压钱,但也可以有部分收益。”徐辉对“子弹财经”说。

徐目前依旧在做着这部分业务,只不过收益已经大不如前。“目前店里都没几个人了,放在两三年前都不是如此。”

平常年底,都会有大量企业找到许志豪来采购年会所需的手机、平板和Mac电脑,但今年他发现来采购的企业愈加少了。“苹果最风光的时候已经不再了,去年连企业采购的人数都少了一半以上,冬季不好过了。”许志豪无奈地说道。

身处中关村的李军也有同样的感受。“通常是11月、12月两个高峰期,由于企业大多是在这个时候办年会,采购的也会多一些,今年就光中关村区域已经没几家来采购了。”

在中关村,有愈加多的企业选择搬离,缘由是房价租金马上上涨,同样是中关村,ofo没能逃离霉运,甚至一度靠卖固定资产度日。

依据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交付量降低3%至14.2亿部,初次出现年度下滑,手机行业整体趋冷。

但在双十一,京东、天猫、拼多多手机销售量在迎辉煌,各大手机厂家竞相在微博、微信朋友圈中晒战绩,丝毫看不出手机行业整体趋冷的态势。

“实质没那样多销售量,你要知晓双十一大量的货从国代放出去,最后经过电子商务又回流到了大家省市代。你说数据是真还是假?”许志豪抛出了一个问题。

不单单是许志豪,李军和徐辉在这天也异常繁忙。但不同许志豪和李军,徐辉在这一天忙着在天猫的各大电器商城和拼多多薅羊毛。

“京东目前没多少打折,双十一价格比途径进货都高,没法搞,天猫和拼多多还可以,不过收益最大的还是拼多多。”在徐辉的战绩里,他从拼多多一次购买了十多台iPhone XS系列和iPhone XR,加上另外两个店里的职员也购买了几十台机器,预计收益在6000多元。“货到了直接交给途径商收购,一台几乎200元没问题。”

讲起此事,李军却不以为然,他已经习惯了所有。“这有哪些,每年还不都是如此?真的购买的消费者没多少,特别一台全新机买的时候七八千,我用二手机都不会每年都换。业内都了解是什么问题,为了流量。”

“除去厂家,每一个人都是得利者。羊毛党从电子商务买回来直接发给大家,标签都还在,过了双十一能看见市场中几乎每家都在卖贴有京东标签的机器。”许志豪面无表情地说着这部分,紧接着话锋一转。

“不过这几年手机的确不容易做了,买的人降低了很多,更多的是放给下游途径的货。”

去年,许志豪的同行朋友问及他是不是要接手一批国美手机,被他一口回绝了,他的确听说过国美手机,只不过这个手机并没在市场中卖出几台。

“国美手机没没多少途径在卖,最后的库存干脆直接扔给其它企业了,有不少都在接手,譬如爱收购、顺丰这部分企业。”

此外,中国移动自己家里的手机也在清理库存当中,模式与国美手机的操作路径相似。

坚守还是撤退?

“你要说苹果给大伙带来了什么,它的确带来了不同的东西,包括从体验到设计,目前国产手机做的也非常不错,我也在卖,甚至有些销售量超越了苹果。”

当说到苹果在中国没落时,许志豪也透露出一丝悲伤,毕竟他是靠苹果发家的,从情感来讲,他也爱着苹果。

“苹果是之前唯一有溢价的商品,也是现在为止最保值的商品。虽然说作为国人应该支持国产手机,但苹果的一些方面大家的确学不会。”

“红时不捧,落时不黑”是许志豪做业务的原则,无论其他人如何,自己仍然坚持着那份正义感,这在当今的业务场上并不多见。

“即使业务做不下去了也不可以怪人家,由于你选择了这行就要有敬畏心,也要坚持做下去。就像金立也坑了我不少钱,但最后能如何呢,业务不是还要做。”许志豪一本正经地对“子弹财经”说。

李军还在中关村e世界坚守着是我们的天地。对于苹果,他感觉革新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目前大家对于手机的换机需要并不是刚需了。

“国产机目前卖的挺好,但销售量方面也放缓了,华为和荣耀的旗舰机买的人的确比苹果多了,但并不像外面说的那样多。”

许志豪说,华为mate 20 Pro系列之所以出现溢价,是与其绿屏门事件有关。“LG提供的屏幕水平出现问题,致使华为产能直接延后。跟iPhone 4一样,本身就没多少货,买的人又多,溢价一定随之而来。”

当然,Mate 20 Pro又催生了一些换机组织。“之前大多数人不知晓可以换机,有收来的二手机直接去售后换新。”徐辉说道。

对于徐辉来讲,生活摇摆不定,到底是坚守还是撤退他想了很长时间,但最后还是在拼命坚持着。“靠苹果赚钱愈加难了,无论是售机还是修理,X系列的工艺愈加精湛,修理技艺不在是单纯的一般人都能修了,而需要的是肯定的技术积累。”

现在,苹果在Mac电脑中升级了加密芯片T2,除去直营店或授权商以外的第三方将没办法修理其电脑主板。

将来,苹果是不是将加密芯片伸向手机或平板电脑大家不能而知。

“假如真是如此,那苹果主板修理几乎没法干了,只剩下换屏之类的。”徐辉无奈地说。这对于从事手机修理的人来讲是一个致命的打击,由于最赚钱的业务基本都源于主板级修理。

“对大家的影响基本不是太大,毕竟大家没修理,而且也不像手机店一样频次不固定,到点我还是要发货。”许志豪斩钉截铁地说。

的确,苹果的升级对于一些商家来讲并无大碍,甚至不伤元气。不过,许志豪最后说道,“明天不知晓又会是哪个倒下,但我依旧会在。”

商家将来出路在何方?

苹果入华18年,iPhone入华10年。像许志豪、李军、徐辉如此的人,在北京或者深圳,很多人与他们的经历相仿。

从“子弹财经”历经一天的访谈中,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对于年代、对于行业的感触与梦想。

同时,大家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这部分商家中来自河南区域的比重较大,第二是河北和浙江。

对于常人来讲,他们只不过一个商家,只不过一个卖手机的一般人,但在他们的世界里,这就是所有,这是他们赖以存活的“家园”。

正是这部分人经历了中国乃至国际手机品牌的变革与进步,年代在变,但不变的是大伙的情愫与坚守、坚持与艰辛,就像农村人扎根于城市,他们有时的确是一颗钉子,但他们别无选择。

当说到出路之时,他们并没过多的悲伤情绪。

他们大部分人目前的方案基本一样,在销售苹果手机的同时,也在销售苹果其它商品或其它手机品牌商品。多元化成为了他们的“领路人”,而将来,就像许志豪说的,无论哪个倒下了,我都依旧在。

这部分商家们大多把青春奉献给了苹果,但苹果回报给他们的却是沧桑。

这可能是一个永远都讲不完的话题。

上一篇:升职后的同事,如何相处?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21 临汾网 (http://boguankj.com) 网站地图 TAG标签